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點選觀看
 
首頁 / 各屆競賽入圍 / 2006年

入圍作品名單:

/ Edwina  
匕首 / Amanda0823   
日記/ FUCK  
思念 / Edwina   
單品 / Amanda0823  
懷抱/ Edwina  
再見 / lovegreen  
晨昏 / SUCK  
來回 / Cat-Amber  
餘味 / Edwina   
致殘餘 / SUCK  
武則天/ Cat-Amber 
世界大戰 / Apple  
離序詩歌/ faraway  
旅途二首 / leooel   
風和日麗 / SUCK
糖罐之外 / leooel   
離開的儀式 / FUCK   
衣櫃裡的......  / leooel  
到家之後的事 / FUCK  
在草原上練習/ leooel  
冬季海濱散步 / FUCK   
三月三日天氣陰 / SUCK 
〈從生日以來持續的哀傷〉/ Reset  

/ Edwina
我搭乘藍色的海洋出發
以太陽的旋轉寫下號碼
一千八百八十八又四分之一
夸父的大腳跨過換日線後沉睡
我只有小槳
水紋輕輕地寫上:夏天,在哪?

匕首 / Amanda0823 
在我胸口上有把  匕首
用盡犀利的字眼打造 挺精緻底
是我最愛的人  親自替我安置
我則以最高段的灰白粉底裝扮自己
回饋  這份沒有人可以分享的厚禮──
在我胸口上有把 匕首

日記/ FUCK
天氣很好。

風吹帶來中華紙漿廠的臭味。
(花蓮縣吉安村光華鄉100號(97313))

思念 / Edwina
列車搖晃車廂拖往南方
自消失的方向吹來
一張臉:
燈是清亮的眼
雨是溫柔的唇
風是輕執鏡盒替我
梳髮的手

我以為列車載走思念
卻自消失的方向襲來
漫長的雨夜
2005.3.1

單品 / Amanda0823 
多半的時候我是一個人
而多數的人不也都是孤獨的
我真的和所有的多數人一樣
是世上唯一僅有的 單品

懷抱/ Edwina
雙人床右邊是她
滲一層薄薄玫瑰汁的肌膚
微弱的燈蹲在角落昏黃地

關於整個房間的味道
和垃圾筒的保險套

雙人床左邊是她
一件不是夏天的被子以及
她眷戀的懷抱
是過敏的黑色枕頭

再見 / lovegreen
那天以後
家裡就寬敞得寂寞
老沙發椅上龜裂的皺褶少了點重量
變得平坦一些
運動用的收音機緊緊挨著
榻榻米摸索安全感

缸子裡的魚很餓了
青苔也餓了蝦子也餓了
可是我們誰也不想去開飼料罐
我們也很餓可是
廚房都長了荒草
冰箱都發芽了
瓦斯也已經生鏽

大家都餓了
可是
大家都忘記
微波爐現在沒有鑰匙
空氣中少了點鹽
我們卻無心嫌淡

時鐘依舊泛黃地運轉著世界 可是
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衣服趴著竹竿一整天
都累了
厚厚一層 房間的灰塵
剝落的壁漆 都累了
餐桌上的水果
地板上的青菜
都好累
好累 大叫著

我們等得很久
也很傻
直到她種的花草們都累哭了
一個永遠都不會來赴的約定
如同過眼即逝的飛機雲般

那天的天空好藍 跟
那天以後的天空 一樣藍
可是
那天以後
我們都少了 一個
曾經來得及
互相道別的人

晨昏 / SUCK 
昏昏沉沉昏昏
一個忘記怎麼走然後
沉到海裡去。海裡面有
海帶帶花淡淡的花
海帶蛋花沉,午餐吃完昏
午餐沉到晚餐,晚餐還沒來得及
頭已經疼。也不是
昏昏沉,沉沉昏
揮揮塵,塵飛紛
一直忘記怎麼走然後
太陽變黃昏。黃色的紙跟手寫
一封信,放在口袋放在郵局
裡,面,一,張
五塊錢平信,越過大海越過
南越來越南月亮出來
還是一個人一封
信。一張糊口的紙
鈔票放在超級市場。路口轉角
一隻眼。一張嘴。鼻子歪歪斜
狗屎買街跑,小鳥吱吱叫
一個太陽又出來又
放下你的刀。我的機
關槍。答答答。時鐘真勤勞
沒有辦法斷掉,電池乾
乾電池一顆好多錢。答答答
離開再離開。現在我們看
書桌再放一隻筆。一雙眼一雙耳
嘴唇是一對或者一條
線在現在是下午再過一點
點煙以後呼吸。有煙灰
灰塵飛,飛塵揮
揮揮昏掉的頭殼,昏沉沉
再說一次幾點了。晨昏
昏沉,再說一次幾點了

來回 / Cat-Amber
13:05
花蓮
蘇澳
羅東
宜蘭
礁溪
頭城
瑞芳
八堵
松山
16:40
1031號列車


台北站
第四月台
誤點十分
有你等我
你等我


17:05
台北
松山
八堵
瑞芳
頭城
礁溪
宜蘭
羅東
蘇澳
20:40
1057號列車


花蓮站
第一月台
一分不差
我一個人
一個人



餘味 / Edwina
窗外微雨,被窩裏
輕輕的、輕輕的
滲潤與暖
貓、布偶、與你的衣
陳亂如交疊的裸軀

白花花的泡沫,白花花的
柔軟、和皂香
我用空的酒瓶
勺一罐浴池的餘溫
(鼻尖仍頂留你的酒香之吻)

窗外微雨
我自滿槴子花淡雅的屋中
點燃山燈的仰望
仰望
你提領行囊往西邊遠去

致殘餘 / SUCK
比如說甲的說法認為已經過去
這一切適如丙的憔悴丁
的面容但我不曉
不小的願望讓它離開。讓它
分別回到更早以前的
陽台。案發現場。天花板
爬上爬下的蕨類用來擦
試著抹乾最後已經離去

比如乙的說法已經
我們已經過去而丁在霧裡
霧裡看花。花朵很肥
美麗煙火火燒屁股
你點火然後將數字紙屑不成形
的滿目瘡疤再吐幾口唾液

唾液底下的蟲類已經離去。
它們是灰。它們成為丁以後的
無稽,非有機的而且苦澀
幽默感似黏在陽台。煙蒂燒乾
地球自轉,日出以後
你動也不動了

武則天/ Cat-Amber
皇后,
貴妃,
淑妃,
德妃,
昭儀,
昭容,
昭嬡,
修儀,
修容,
修嬡,
充儀,
充容,
充嬡,
婕妤,
美人,
才人 武媚娘

終南山翠微宮 榻上 大去之期不遠
花園內 草叢 濕熱的大口呼吸
交纏 交纏 交纏 交纏 交纏 交纏 作愛
禁忌 恐懼 亂倫 快樂的混合體
在敞開的象牙色雙腿間
早已
亢奮地交出半壁江山

貞觀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 太宗駕崩
削髮為尼
掩不住
鳳額寬頤一半傲倨 ㄧ半嫵媚
感業寺中 禪床 春色旖旎
肢體猛烈磨蹭之後
就是呻吟
到朱雀街門 不過咫尺

皇后,
貴妃,
淑妃,
德妃,
昭儀 武媚娘

宮闈之戰
王皇后
蕭淑妃
勝出者 武媚娘

太極門左右的鐘鼓之聲齊鳴
十二種花飾 瓔珞 珍珠 紅玉 翡翠 藍寶石 黃金
掩映
皇后 武媚娘

高貴的相思鳥被黑網圍困
褚遂良 貶逐
長孫無忌 自殺
上觀儀 處死
禪床上 孕育禁忌出的生命
死於
合璧宮夜宴 禁忌的野心


6萬多人 上表勸進
天授元年
國號 周
大周皇帝
劃下
空前絕後ㄧ筆
寫下
武則天

世界大戰 / Apple
Human 인간 人々 Ανθρώπινος 人類
Menselijk Humano Umano Menschlich
Human Ανθρώπινος Людск 人類
Humain Umano Людск 인간
Menschlich 人類 Menselijk 人々
Людск 인간 Human Menselijk
Ανθρώπινος Human Menschlich
Umano 人類 인간 Людск Ανθρώπινος
人々 Umano Human Menselijk 인간


撒旦的忿怒
別西卜的貪饕
路西弗的驕傲
巴力毗珥的怠惰
阿斯莫德的慾望
利維亞桑的嫉妒
瑪門的貪婪
為音符
交錯於
紅 白 黃 黑
的線譜之間
譜出
諷刺的
死亡謳歌

離序詩歌/ faraway
三生石,五色鳥
共度春秋不知老
笑看人間多美妙
永生劫,夢縹緲

我居此地在人間
望盡千宵繁鬧
恩怨情仇無可消
愛恨生死難了

我聞天外婆娑樹
將結永生靈藥
更勸世間莫貪饜
長命不得消遙

度輪迴,遊六道
思想行受不紛擾
褪卻賢愚蛻悲笑
離愁花,忘憂草

旅途二首 / leooel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劉以鬯《酒徒》

一:童年的操場

雨在記憶裡滋長
像座森林
我撐著黃色的傘
期待一趟美麗的迷途

那條不曾登錄在地圖上的途徑
在頁碼脫落的那一頁
以一種曖昧的姿態
悄然地出現

我被正確的誤導至
童年的操場
滑梯、鞦韆、單槓……
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
親切地向我說:

「你遲到啦!!」

我們一同笑著、跑著、跳著
一同放著泛黃的風箏
折著式微的紙飛機
我們甚至都沒忘了要在尾翼
加上一點微笑和汗水
(這是秘密—這樣才飛得高。)
於是
我們拾回生鏽的笑聲
就如同昔日那般
開懷。開懷似童年的拓印。

直到鐘聲響起
我們才在老舊的黃昏裡
道別。但卻忘了說:明天見。

二:湛藍的圖書館

森林很大
雨似乎沒有停的打算
我撐著傘唱著歌
去拜訪一座湛藍的圖書館

圖書館的守衛
是一隻熱愛安徒生的木偶
他說:
請把艱澀的隱喻和
晦澀、陰暗的想法寄放在櫃檯
館內只允許
爽朗的逗點
灑著陽光的童話
以及
成不了氣候的壞人

我坐在青綠色地毯上
細細品嘗
每個清脆如蘋果、
甘甜如蜂蜜的故事

在圖書館閉館前
我在《小矮人家族史》一書中的第522頁
決定了下個落腳的村莊
(據說終年下著糖果雨……)

雨持續下著
每個淋濕的地方
都長出森林
我撐著傘
繼續未完的旅途

風和日麗 / SUCK
那是一九九八年
我跟薛子在柏油路打棒球
我們在停車場找板子
當本壘板。我們在
文具店買棒球
一顆十塊

那是下午一點
我打二壘安打他
投了今天第一球我
打滾地球他
弟弟在一壘而
阿佑當捕手沒有
面罩跟護膝。打擊出去
二壘沒人只有狗

一九九九年夏天
停車場蓋房子
去我家樓下打棒球
公園很小小孩很吵
趕出去老人趕小孩
那年張惠妹還住山水畫樓
偶爾帶狗來球場拉屎

西元兩千年
世界末日外星人
帶挖土機宣布獨立
屠殺了好多貴賓狗
強暴母貓的屁眼
從此以後佔領小公園
蓋滿溜滑梯

滿地綠意到處花香
小孩隨便爬
大人看小鳥
無聊老人在公園
奕棋兼泡茶
一切世界和平
不玩野蠻棒球
我在學校唸書
當詩人背詩
半夜起來看A片
準備考大學

看了許多A片
考上東華大學
松園別館風和日麗
要詩人寫詩
詩人不打棒球
寫詩做表演
大家和樂融融
表演真趣味
我們不打棒球
寫詩看A片

寫詩跟A片一樣
用腦袋手淫
高潮就射精
精液變成詩
寫詩跟蓋公園一樣
寫一句就有太陽
第二句有小花
三四句流小河
五六句空氣好

看A片跟逛公園一樣
老人沒事喝茶
女優沒事露毛
小孩沒事打槍
野外中出無碼

那是貳零零陸年
公園不能打球
可以打炮
詩人繼續寫詩
風和日麗

糖罐之外 / leooel
在洛夫的詩集上
一個會移動的黑點
竟是一隻扛著夢想的螞蟻
不屑進入糖罐
反而循著圖書分類至此

牠搭著白話運動的扁舟
努力地想超越唐詩的航程
一路上
搖搖擺擺
浮浮沉沉
(是夢想太重
自己太渺小的緣故嗎?!)
一轉眼
便盪入了扉頁

一整個夏天
都不停地搬運鉛字
準備搭建糖罐之外的巢
只是
用超現實手法繪製的藍圖
找不到合適的建材

離開的儀式 / FUCK
──致黑暗時代

廣場邊緣有人點起香菸
氣球寫著名字放手開始飄飛
戀舊怕迷路的人會哭

彷彿之後就無助
光從昨天遷徙到明天
氣球散失並且疲軟掉落

在目光可擊或射程以外
今天是離開的儀式
殘留的煙味會被清洗

(陰影的遷徙從任何形式的燃燒裡溢出)

那不是可以一再穿著的衣服
拋棄煙屍,拋棄
不夠的啟蒙以及無可證明的證書

該再見的會再見
會腐爛的
繼續增生腐爛的氣味

衣櫃裡的...... / leooel
1.
在月偏蝕的那個晚上,她
對我說:你知道嗎?
我在衣櫃豢養著我們的愛情和
一個馬戲團

2.
日曆曖昧不明的那天
她踏著圓舞曲的步伐

朗聲地說道:

來參加馬戲團的首演吧!!

3.
關於那首圓舞曲─

那是一首極哀傷的曲子,但也因此而美麗。

4.
她的房間是達利調色盤中最鮮艷、黏稠的一格。

她慎重地打開衣櫃
─沒有預期的一切,但我也沒太意外。


4.1.
(兩件並排的國小制服。)

老舊的衣架子
固執地
咬著時間


5.
我發現我深愛著她。

到家之後的事 / FUCK
到家之後的事。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第一件事
開門說我回來了,穿上拖鞋,
行李放到房間,名產拿出來,
然後找一條抹布擦拭床上的涼席
涼席很髒,抹布也很快的變髒
髒了再洗洗了再擦很多遍,
抹布上的有些部份就洗不乾淨了
但是床會變得乾淨(至少,比較級的)
就可以在上面睡覺。
因為,已經是子夜。
不過電視還開著,播放一齣
好萊塢鬧劇,主角雖然不是
皮諾丘仍然有一隻長得詭異的鼻子
讓他在品酒時相當的尷尬。
其實我真的不太想提到這些事情。
我認為我寧願去寫情詩。
然後我繼續清洗擦拭涼席的抹布
在浴室裡,我祖父從旁邊的房間裡
躺在床上說你回來了喔
對啊我回來了。接著他又問我
我哥回來了沒有。我說沒有,
他還在福隆。(他在福隆工作,福隆的
芙蓉大飯店,台北縣貢寮鄉福隆村興隆街40號)
我祖父的腰,總之是腰的那
一塊區域(不知道包不包含
脊椎和髖部在內),有點問題。
補充一下,原因是他之前有一次摔倒。
而他會摔倒的其中一個原因是,
什麼帕森金氏症。大概是這樣。

其實我真的寧願去寫情詩。

這時我爸走進我祖父的房間
發現他尿在床上了。
我媽拿尿濕的內褲到外面泡水
我爸準備給他換上乾淨的褲子
我繼續清洗擦拭涼席的抹布

在草原上練習□□ / leooel
我對你突如其來的憂傷
付出太過巨大的耐心
以致於
在你抱怨過
天氣、情人、油價
以及聯合國安理會之後

我迅速
且又不著痕跡的
在遠方─
意識邊緣的草原上
緩慢練習著____(A產雪B排隊C燒開水D其他)

「謝謝你,我覺得好多了。」
你像是突然憶起了什麼似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

冬季海濱散步 / FUCK   
在港口我看見海,
也聞到柴油的味道。
砂石車經過背後的公路,
南碼頭停泊裝貨的輪船。

穿越港口鐵道,車流量
不多的公路,(接著
攀越欄杆)進入海濱公園,
我想我該回去醫院。

但我暫時不想回去醫院。

冬季的海濱散步,
已經出了汗,有人騎著
腳踏車,有人一邊快走
一邊作伸展操。我從港口上緣
(穿過一個涵洞)走到北濱,
河口幾近淤塞。過橋時水鳥
正在休息。沒有走去北濱海灘
(但總是有人在那邊釣魚),繼續
經過只有兩個人在練滑板的極限
運動場和腳踏車出租店,

前往南濱。你不覺得他們很幸福嗎,

海一直在左邊,
腳踏車專用道上畫了跳房子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有或無人居住的房子。
整修或重蓋中的房子。
變成PUB或民宿的房子。
路邊有人在燒甘蔗汁。
(看起來)獨腿而剩下的
也已萎縮的初老男子乘著
電動輪椅穿越馬路……
汽車減慢了速度。

白天沒有夜市,
塑膠袋在地上爬行。
野狗漫遊。鴿子在飛,
小心別被潮濕新鮮的鴿糞滑倒。
情侶們零星散佈,
谷地的方向
偶爾在長椅上或
沙塵瀰漫
他們任何所在的地方
兩隻煙囪
接吻。正在排放廢氣。
走進消波塊堆裡,
(差點跌倒,兩次)
到不能再靠近

不能再靠近

海的地方撿起一根漂流木,

然後丟掉。

你不覺得他們很幸福嗎。

三月三日天氣陰 / SUCK 
大概什麼都想不起來。星球上的
最後寶物都拿光了,但是一切
像做夢的大魔王不到五分鐘
三種階段一次變身兩下死光
光,必殺光波花光了沒有
零錢去換一點可以吃
熱狗跟可樂。遊樂場只剩下
我們兩個還在迷宮盡頭卡關

那天我想不起來,天氣陰
三月三日天氣陰,心情還好
等等四點半喝牛奶看卡通
日記本寫完沒人看。「憂ㄩˋ的下午」
樓下有狗叫,我想吃
馬鈴薯。冰箱沒有冰
也沒有最新的什麼動物找媽媽
的劇情。我一直相信
只要關起來什麼就會發生吧

事情是這樣有一天午睡醒來牙齒痛然後
廁所燈關了雲很黑好像快要一閃一閃
打雷聲音大一個人在家魚缸的水沒換
(我呼ㄩˋ所有小朋友要記得刷牙不難會跟我一樣)
阿威騎腳踏車按電鈴好無聊來打球
可是我媽快回來了只能玩一下等等去你家
我想玩洛克人跟瑪莉兄弟好嗎

關於大魔王眼眶凹陷而且
他是外星人。外面沙沙響
有人打開什麼了不行阿走開再扣血
完了剩一滴掛掉差一點。三月三日
天氣陰午後雷陣雨「憂ㄩˋ的下午」我換零錢
等等今天換你請客我要喝梅子可樂不加冰

〈從生日以來持續的哀傷〉/ Reset
從一片深黑真相是深紅的空間裡能
生長的東西從來只是殘留的慾望而
日子流失無關記憶或者美的形容詞
以食物來餵養食物是自然界唯一用
來解答這自古以來就因無人作證而
持續以久的懸案。而精神上不斷延
續的溫柔或者忐忑只能說那是人類
的一種標記。標記可以證明文字在
哀樂喜怒之中,而文字能指著身上
傷口說:人類是我我卻不只是人類

 


@2015 太平洋詩歌節 All rights reserved